首页 / 经典散文欣赏

忽然想起儿时的粉雪烧饼

沧海淡笑  2019/01/24 互联网 阅读: 520

在入了冬之后,农田里便开始没有了多少农活。大人们大凡在家里做些家务,喂喂猪,养养鸡鸭。更多的时间便是聚在一起晒太阳。在那个大集体时代,是不可以去做小贩小卖的,否则就是投机倒把,要被批斗的。

白天是聚在一起晒太阳,到了晚上,天不黑就要开始做晚饭了,晚上大凡就是粥,稀溜溜的,端起碗可以看到自己的脸,也没有什么菜,条件好的时候,弄点大头咸菜,差的时候,倒点酱油,用筷子蘸蘸,嘴里有点咸味即可了。

吃完晚饭基本就是洗洗睡觉了。小孩也不像现在熬夜做作业,大人也不会让你熬夜,因为熬不起,要烧煤油。煤油是用计划的,估计现在的孩子晓得这个会羡慕死了。

不过,在过冬的那天,要吃得好点,因为要祭祖。家里会有鱼,还有肉,豆腐。尤其是晚上,最诱人的就是那又香又甜的粉雪烧饼了。

粉雪其实就是糯米粉,因为它白,白的耀眼,象雪一样,所以人们就叫粉雪。

做粉雪烧饼,先将米粉用温开水调和得稀稠正好,抓一小把搓成汤圆样,然后双手一按,就是圆圆的扁扁的烧饼模样。

烧饼搓好后,就开始烧火了,铁锅里放上一两调羹油,烧热,火不能太急,用锅铲将油散开,让锅的四周都有油,以免粘锅。把烧饼一个个摆好在锅里,中火炕,待一面发黄,翻过来再炕另一面。两面都炕黄了,倒一点黄酒,沽在锅的四周,只听哔啪一声响,看到锅底有那么点酒,(用黄酒不容易粘锅,又起到香脆的效果)就盖起锅盖闷,几分钟后,热气冒起来,香味也出来了,这时撒上红糖一炒,一盘黄里透红,红里透亮的粉雪烧饼就出锅了。

咬一口,甜甜的脆嘣嘣的薄面里面是软软的,嚼下去,嘴边糖浆欲滴,滚热的香甜从嘴里鼻里,一直透到整个心里……。

夜晚的粉雪烧饼,配上一碗稀溜溜的大麦稀粥,那就是儿时的记忆。

声明
本文由歇吧编辑发布,我们可能会对原文进行一些修饰,如有侵权请联系314559381@qq.com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如果你很喜欢这篇“忽然想起儿时的粉雪烧饼”的内容,希望可以帮你找到通往智慧的钥匙。